国内
您的位置:第一新闻网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为给国产大飞机办个适航证 李克强也是操碎了心

核心提示:

  原标题:为给国产大飞机办个证,总理也是操碎了心

  来源:侠客岛

  李克强总理正在欧洲访问。他此行的行程极满,要在三天内连访德国、比利时、欧盟,参加几十场活动。而这已经是李克强任总理来第9次跟默克尔会晤,足见中德、中欧交往之密切和深入。

  当地时间5月31日下午,在跟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会晤中,李克强有句话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希望德方为C919取得欧盟适航许可提供支持”

  国产大飞机首飞给国人带来的喜悦犹在昨日,总理的这句话则让人心生好奇:“欧盟适航许可”是何物,得总理层面亲自过问才行?

  为了解答这一问题,侠客岛请教了中国民航上海适航审定中心飞行性能室主任、C919型号合格审定委员会成员揭裕文。

  适航证

  适航证(airworthiness certificate),是由适航当局根据民用航空器产品和零件合格审定的规定,对民用航空器颁发的证件,证明该航空器处于安全可用状态。

  “通常所说的适航证,是指型号合格证,说明飞机型号设计符合安全标准。”揭裕文说。

  简单说,就是说你这个飞机已经符合了我的标准,可以飞了。

  这个标准谁来定呢?各主权国家都有专门的航空安全机构进行适航认证。在中国,是民用航空局(CAAC);美国的联邦航空局(FAA);欧盟则是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

  比如C919,要从北京飞欧洲,得拿到EASA的适航证;要飞美国,就得拿到FAA的适航证。换句话说,中国大飞机若想飞越别国领空、进军国际市场,就必须获得国外适航证。而在国际上,美国和欧盟的是影响力最大、最受普遍认可的。

  这也不难理解。美国和欧洲的航空工业发达,起步更早,经验也更丰富。FAA和EASA适航认证体系,对航空器的适航性、航空人员胜任能力,以及飞行程序和航空运行的适宜性等,都有较为完善的审核机制。通过其认证的飞机,在理论上一般有较高的安全性。

  而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因为技术标准赶不上美欧,所以大多就参考这套标准,或者直接要求进入本国的民航飞机符合这些标准。因此,美欧的适航标准,也就成了国际民航业事实上的准入标准。

  那么,美国和欧盟的适航证好不好拿呢?又严苛在哪里呢?

  严苛

  揭裕文告诉侠客岛,适航的理念,是要求申请的航空器及其部件,即使在苛刻条件下,也能安全飞行。美欧的适航标准,就主要严苛在安全性能上。

  比如,美欧标准中有一个要求,就是“结冰飞行”,这种自然结冰天气在中国本来就很难找。中国此前自主研发的支线飞机ARJ-21,为了寻找满足实验条件的天气,在新疆寻找了两年都不得,最后还是在加拿大才实现。

  其实,不光是FAA和EASA的标准严苛,中国自己的CAAC适航标准也一样严苛。

  拿ARJ21来说,从2003年申请,一直到2014年才拿到适航证,十二年间经历了许多波折。光中国民航局对这款飞机审查的符合性验证报告,就有30多万页,累起来有30米高!除了前面说到的自然结冰,还有长沙的高温高湿试验、大侧风天气、最小离地速度试验、最大刹车能量等许多苛刻条件,ARJ21的整体试飞时间,就达到5000多小时。

  对民航客机来说,如何强调安全都不过分。在揭裕文看来,要完全取消大众对国产大飞机的安全性疑问,就必须取得适航证,满足民航法规要求。C919只有在这套标准体系中证明自己的安全品质,才能获得全球航空市场的“登机牌”,获得人们用脚投票的信任。

  “其实,中国自己的CAAC适航标准,完全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CAAC认定的‘安全’是什么概念呢?飞机事故率是百万分之0.3——相当于你每周坐10个小时的飞机,就这么飞上五六千年,才会出一次事故。”揭裕文说。

  他告诉侠客岛,目前,中国的CAAC已经和美国接轨,大部分都是参照美国FAA的法规和标准制定的,90%以上的内容重合、甚至有的的是直接翻译过来,基本没差别。也就是说,只要C919获得中国民航的认证,安全性就完全可以保证。

  那么,为什么还要如此费劲地去拿美国和欧盟的认证、甚至要总理亲自提点这件事呢?

  这是因为,在一些时候,中国的大飞机要走出去,也不光是一个技术问题,还涉及到一些政治问题。

  政治

  大家知道,大型客机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是一个国家整体实力的重要标志。民用客机作为技术集群突破的奠基性平台,无论是新材料、现代制造、先进动力等领域关键技术,还是流体力学、固体力学、计算数学等基础学科,都能从中受益。

  因此,可别小看适航证这件事——一方面,它是西方航空大国对飞机安全性的背书和保证,是打开国际航空市场的门票;另一方面,这些适航条款,往往由波音、空客等航空制造公司参与制定,极易成为航空巨头构筑行业壁垒的工具,成为西方国家政治博弈的砝码。

  比如俄罗斯的伊尔-96大型客机,就曾被EASA以安全为名,拒绝飞越欧洲领空。随后俄罗斯表示,如果不取消这一禁令,就断掉对欧出口石油和天然气;然后EASA立马表示伊尔-96是安全的,可以飞越欧洲领空。

  前面说到做了无数实验的ARJ-21,也在这方面吃过暗亏。虽然ARJ的动力、航电系统、燃油系统、空气管理系统、主飞行控制系统等全部外购,但因为是中国自主设计制造(总体设计、系统集成),依然未能获得美国FAA的适航证。ARJ21的原总设计师吴兴世就认为,中国民航标准和美国FAA几乎等同。ARJ21能通过CAAC的认证,而且投入运营后并未有事故发生,就说明这已经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政治和商业的问题。

  今年年初,中国商飞已经申请了EASA认证,欧盟也派出审查组,对C919进行了第一次全面审查,双方正在接洽之中。李克强在德国专门提出适航证的问题,就是要从政治层面清除障碍。

  揭裕文坦言,大飞机走出国门,肯定会动航空巨头的蛋糕,必然带来经济利益的冲突。因此,中国领导人的表态,更多是希望德国作为欧盟的领头羊,在未来EASA对C919进行审查时,能够以公正合理的态度对待中国飞机,不要政治先行、戴着有色眼镜。如果能够以此为起点,推动中国和欧盟适航标准的“双边互认”,那就是更值得未来期待的成果了。

  当然,从诞生之日起,C919本就立志高远,对标空客和波音,目标就是要进入全球市场参与竞争,成为全世界信赖的空中座驾。取得适航许可,也只是第一步,未来能否在市场上生存和发展,还要凭借产品本身的质量和完备的售后服务。

  从“飞起来”到“走出去”,中国大飞机欲翱翔天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C919追赶的脚步,显然已经迈出。

编辑:zhaoyue




Tags:国产 大飞机 适航 李克强 也是 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