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
您的位置:一新网 » 科技 » 数码 » 正文

德艺双馨艺术家夏冰:赤足舞者

核心提示:

文/滕燕

德艺双馨艺术家夏冰

全国性的重要比赛,订制一双绣花鞋,与服装搭配堪称完美。上场前夏冰果断脱掉。

导演急忙阻止,“那么好看,穿上吧。”

她摇头,“穿鞋就假了。”话毕,赤足上场。

她说:“光脚踏上舞台的一瞬,属于舞蹈的那个魂儿回来了。”

网上可以浏览到夏冰大量的舞蹈剧照,画面唯美,动感十足。

无论是红色主题的井冈山上、武汉起义门前,还是民族风情系列:土家山寨潮湿的竹林、清江水边的青苔、影棚临时即兴的地板,她和舞伴双双打着赤脚。

问及原因,她说,“原生态舞蹈与其它舞种不同,我的原则是——必须脱掉鞋子。”

赤足和穿鞋有什么不同?赤足,是为了形式还是另有特别的寓意?

这个中文系的毕业生侃侃而谈:

“脱掉鞋子,当双脚接触大地,感受到一股神奇的力量与我的灵魂交融在一起,浑身上下的关节和细胞无拘无束地流淌出属于生态舞蹈的情感语言。

“赤足,绝对不是单纯追求形式的标新立异,它能让我清晰准确地感知,生命是大地的一部分。世间万物,所有的生长离不开大地的滋养。跳舞的时刻,足底的每根神经都以真实的痛感传达出真真切切的讯息——我是纯然的舞者,我跳着属于大地的诗与歌。”

那么,这是不是通常说的“接地气”?

她笑了:“也许是吧。大地是生命之母,无论什么形式的艺术都要接地气才有生命力。以传统文化为精髓的生态舞蹈更是这样。”

原生态舞蹈源自山民的自娱自乐和祭祀,以合乎自然运动法则的舞蹈动作,自由地抒发人的真实情感,强调舞蹈艺术反映社会生活。

但,不是每个舞者都愿意脱下鞋子。

夏冰喜欢赤足舞者的称号,生态舞蹈要的就是人与自然亲密融合的原始体验和传统文化的精神传承。她有自己独创的舞蹈语言体系。像一个优秀的作家,可以娴熟地用辨识度极高的叙述方式描写人与自然、生命与情感、信仰与忠贞、爱情与生活的故事。无论内容怎样变化,她的舞蹈形象总是让人过目不忘。

舞蹈像一位母亲,明了她的一切。

夏冰的父亲是副院长,母亲是副教授,舅舅是革命烈士。非同寻常的家庭背景为她的血脉融进特别的底色,在甚嚣尘上的文艺圈,她始终做的是自己。

“为了心中的美好,不妥协,直到变老。”

每次跳舞,不管是灯光璀璨的隆重场面,还是简朴的露天广场,观众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她,为她鼓掌,为她喝彩,随着剧情的深入在动情处流下热泪。

舞蹈给观众带去的是什么她一清二楚。跳哪个人物她就是哪个,角色的悲喜就是她的悲喜。

台上台下,舞者与观众,彼此照耀,相互温暖,每一双追随她的眼睛都是一束微小的光芒。这光芒是她执着于舞蹈事业的根基。

像台湾歌者赵传在演唱会上说过的话:“你来,是因为我在为你而唱。”

夏冰常年深入生活,寻找艺术源泉,让自己的创作散发出持久的生命力。与山水共呼吸,接纳山魂水魄的能量,完成一次次创作,她深信:“只有发自内心去感受体察人生,才可有收获。”

在当下的舞蹈界,夏冰这个名字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作为生态舞蹈的传承者,夏冰集编、导、演于一身,创作了大批体现地域文化的舞蹈,每部作品都将生态舞蹈的精髓发挥到极致。

1988年,在文化部、广电部联合举办的“新时代杯”舞蹈大奖赛中,夏冰表演的双人舞《山丹丹》,时任中国舞协副主席的陈爱莲罕见地给出九点八分,获得了冠军。三十年来,各类舞蹈大奖拿到手软。2019年在“中国世纪大采风年度人物表彰大会”上被评为“中国当代德艺双馨艺术家”。“德艺双馨”四个字的份量,让她愈发感到艺术生命的广度和厚度。

名誉等身,为人低调,夏冰极少接受采访。作品不断创新,全国各地指导排练,时间排得满满,繁忙间隙,聊起舞蹈却没有一丝疲倦。

语速快,思维灵敏,表述准确,声音充满活力。夏冰完全不像五十出头的女人,更像未涉世事的小姑娘,澎湃的激情甚至超过正当年的艺校生。

“我的内心始终保持一块净土。那里是不被污染的,很干净。

“这也是我性格的一面。对于复杂的社会关系我使用减法。我喜欢大自然,走进去特别放松,脱下鞋子,不伪装,忘记痛苦和繁杂,回归生命的本真。”

每次创编一定要摆脱僵化和陈旧的状态,节目出来后不断修改,精益求精,在实践中丰富完善,时刻提醒自己“出新才能前进。”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她的故乡,素有“八山半水分半田”之说。生活在这里的土家儿女保持着古老民族的纯朴与灵秀。

在商业气息侵蚀的大千世界之外,夏冰用独特的舞蹈语言传承地域文化,以少女般的真纯演绎着纯朴的爱情。

夏冰编导并领舞的歌舞音诗画剧《龙船调的家》有这样的解说词:“武陵深处的柏杨坝镇,鸟瞰山峡,分段巴蜀,一条河水划破群山,环绕土家山寨,美丽的土家少女,在溪边唱起动人的歌谣。”

故乡的风土人情滋养她的灵性,丰富她的内心,是她舞蹈的魂魄所在。她的生命离不开清江水、竹林、大山,即便有一天白发苍苍,她依然是故乡山川里的妹娃。

“正月里是新年哪咿哟喂,妹娃儿我去拜年哪呵喂……”

谈起与故乡有关的舞蹈夏冰更是兴致勃勃,不由自主哼起喜爱的歌谣。

“对这块土地没有爱是出不来那个魂儿的,在内心深处我就是那个妹娃。”

“看似无技巧,又是神来之笔。你看,妹娃望着恋人,眼神或者低垂,或者望着阳光,心在云雀的叫声里荡漾,妹娃好幸福啊。这是典型的《龙船调》的味道——也是我舞蹈的灵魂。”

拍剧照也像登台一样认真严谨。没有一个动作是炫技的,完全是即兴的真情表露,音乐一响,夏冰与年轻的舞伴眼神自然对视,瞬间情感爆发,肢体语言统一和谐,一系列剧照一气呵成。

“那一刻,我们好幸福。”她感叹着,沉浸在那一刻的美妙感受之中。

舞蹈是夏冰沟通世界的方式。即使享誉舞蹈界,位居编导,踏上舞台,依然是那个纯粹的赤足舞者。她演的妹娃,永远是独特的,是夏冰式的,无可替代。

“江湖味道不适合我,我更愿意返璞归真。外表可以克隆,内心只有一个。”

这是一个赤足舞者追寻的艺术之路,也是一颗纯净的心对世界的告白。

她是智慧的编导,灵魂的舞者,执着的追梦人。

舞蹈像一个恋人,她用全部的热情和它对话。她愿意一直不停地跳下去,地老天荒那种。

2019年的一档节目《舞蹈风暴》决赛上,以80岁高龄完美助跳的陈爱莲说:“生命不息,舞蹈不止。”这句话,对赤足舞者夏冰,同样适用。(文/滕燕)

德艺双馨艺术家


编辑:梅花




Tags:德艺双馨艺术家夏冰:赤足舞者